9月21日,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、副主任秦玉海因嚴重違紀違法,接受組織調查。24日,新華社發文《“官員攝影家”是怎樣煉成的》,通過秦玉海“中國攝影家協會理事、河南省攝影家協會名譽主席”的身份追蹤,基本告訴我們一個真相,這位“官員攝影家”在被談話期間,曾退出價值數百萬元的攝影器材,在被“雙規”前,他所在院落的武警和保安曾不止一次揀到被“遺棄”的相機鏡頭等攝影器材或配件,就此而言,他的倒下幾無懸念,“真水無香”並非根正苗紅。
  原來,攝影被公認是一項花費不菲的愛好,玩攝影最主要的是玩器材,攝影器材不僅昂貴,而且更新換代速度快。過去,新聞媒體專業攝影記者用的設備都是行業中最領先的,但現在,官員手裡拿的絕對都是超一流的“器材大腕兒”。由於攝影既擁有高大上的“硬件”可以炫耀,又包含一定的文化審美含量,所以,在官員圈子裡非常時髦。不過,作為官員,花25萬元買輛私家車可能捨得,但是能捨得花同樣的錢,自費買一套攝影器材的卻可能寥寥無幾。
  因為與公帑有染,攝影協會成為近年來發展最快的民間組織之一,不僅各省份有影協,連縣一級都熱火朝天地成立攝影組織,不少行業也紛紛建立攝影協會,粗略估算,全國至少有2000個攝影機構。某地政府在一次採購中,乾脆為該市夠級別的領導每人買了一臺售價在2萬元左右的佳能5DMarkII相機。
  尤其是在攝影活動中,官員肆意利用公共資源耍特權的現象並不少見。有一年冬季在三門峽黃河濕地拍攝天鵝,有位“大人物”竟然動用了當地的警用直升機,結果直升機的噪音驚擾了天鵝,天鵝飛走了,以致半個多月都沒有再出現。在河南省公安廳,受主政九年的“一把手”秦玉海影響,公安廳有幾名領導幹部也成為攝影“發燒友”,有的專門拍鳥,有的專門拍花草,一到周末和節假日就出城採風。
  “官員攝影家”成群結隊,蔚為壯觀。武漢市燃氣集團、天然氣公司原董事長張民基不僅是武漢市一些行業攝影協會會員,還出任集團內部職工攝影協會的副會長。其作品經常出現在企業內部刊物中,還在湖北省攝影家協會主辦的攝影藝術展中獲過獎。在他受賄的30多萬元財物中,就包括價值8萬多元的攝影器材。鄂爾多斯市原副市長王會師也有攝影雅好,因嚴重違法違紀,接受調查時,辦案人員從其家中搜出十幾部價值昂貴的攝影器材。
  更為隱蔽的是,“官員攝影家”攝影作品的出版、辦展覽也存在大量貓膩。他們有時會將攝影作品出讓,出版明信片、影集、郵票,再由利益相關方出資購買,然後通過收取巨額版權費實現利益輸送。而作品的作者因通常使用化名,一般很難察覺。個人到各地辦展覽,要出場地租用費,一般至少需要數萬元,這些則多是由企業贊助。據說,焦作在全國各地投放的宣傳廣告和宣傳品,採用了大量秦玉海的攝影作品,但秦從未拿過稿費,至於是否以其他形式得到回報還無從得知。
  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廉政研究院院長喬新生教授看來,工作之餘,拍攝一些關註社會、環保、民生等好題材的作品,既能推廣當地的文化,也能增加領導幹部的修養。但這個“雅好”有一條紅線,就是遵紀守法,公私分明,堅決不能讓“雅好”變成“雅賄”和“雅腐”。說著容易做著難,人性的弱點就體現在那句俗話上,“不怕領導講原則,就怕領導沒愛好”,只要領導有愛好,比如熱愛攝影,就有主動登門拉你下水的,最後“水到渠成”,“雅好”變成“雅賄”和“雅腐”。
  想起天津市原公安局長武長順,這個專利等身的“發明家”,發財另闢蹊徑,到頭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,鋃鐺入獄。回頭看看“官員攝影家”的“成才之路”,我們應當有所醒悟,自古官商兩道,發財別當官,當官別發財,理當是至理名言,違規者戒。
  文/朱永傑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人民不需要“官員攝影家”)
創作者介紹

到府清潔

ax09axgnq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